宋元龚开中山出游图

编辑:摹拟网互动百科 时间:2019-12-06 14:17:32
编辑 锁定
现藏于美国弗利尔美术馆(The Freer Gallery of Art, U. S. A.),题为宋末元初画家龚开所作的《中山出游图》,是目前已知传世锺馗作品中,年代较早且明确的“锺馗出游”图像。
【名称】中山出游图
【类别】中国古画
【年代】宋末元初
【文物原属】民间收藏
【文物现状】美国弗利尔美术馆藏
【简介】
纸本,长卷,纵32.8厘米,横169.5厘米。
中文名
中山出游图
外文名
Zhongshan Going on Excursion

宋元龚开中山出游图作品内容

编辑
有学者认为,这幅作品是生活在宋末元初的文人画家龚开对社会污浊状态极端不满,把统治者的爪牙视为妖魔鬼怪,因而也就借钟馗这个唐宋以来流传的驱邪除害的正义形象创作了《中山出游图》。
在该图中画家以水墨代替设色法,利用干湿浓淡变化和简约的线条组合,勾勒渲染了钟馗与妹妹出行游乐的场景。图中,馗妹身后怀抱猫的侍女可以说是一位过渡式人物,连缀了观众的整个视线,她回眸注视着的是一群有着生活表情、形态各异的小鬼们,这无疑是作者富于观察生活的经验体现。布局形式上,整个行进队伍错落有致,横线竖线交错安排,而对小鬼们肢体粗细的强调,使人有一种对青蛙的奇特联想,在潜意识中感觉画面具有跳跃感。
龚开(1222--1307),宋末元初画家,字圣予,号鬼城叟、翠岩,又号岩翁,南宋景定年间曾任两淮制置司监职,做过爱国将领李庭芝的幕僚,与陆秀夫共事,著有《宋文丞相传》、《宋陆君实传》、《宋江三十六赞》等,传世绘画作品还有《骏骨图》。
《
从龚开《中山出游图》卷末自题诗和画跋中,可以探讨龚开对于钟馗形象创作的意图。
髯君家本住中山,驾言出游安所适。谓为小猎无鹰犬,以为意行有家室。阿妹韶容见靓妆,五色胭脂最宜黑。道逢驿舍须少憩,古屋何人供酒食。赤帻乌衫固可亨,美人清血终难得。不如归饮中山酿,一醉三年万缘息。却愁有物觑高明,八姨豪买他人宅。(待髯[1])君醒为扫除,马嵬金驮去无迹。
人言墨鬼为戏笔,是大不然,此乃书家之草圣也,世岂有不善真书而能作草者在?昔善画墨鬼有姒颐真、赵千里,千里丁香鬼诚为奇特,所惜去人物科太远,故人得以戏笔目之;颐真鬼虽甚工,然其用意猥;近甚者作髯君,野溷一豪猪即之,妹子持杖披襟赶逐,此何为者耶?仆今作《中山出游图》,盖欲一洒颐真之陋,庶不废翰墨清玩,譬之书犹真行之间也。锺馗事绝少,仆前后为诗未免重用,今即他事成篇,聊出新意焉耳,淮阴龚开记[1]  [2][3]
全文用隶书撰写,这与文献中对于龚开的记录这段文字对于解读龚开对于画钟馗的创作意图,有良好的帮助。从自题诗来看,作者一开始便交待了髯君的家乡是中山,这一点与钟馗传说中钟馗的出身“终南”相符。对于这幅作品的意图,大陆的研究者,如王振德、李天庥认为,此作“寄寓了异常浓烈的民族情绪”,表现龚开在南宋亡国以后对元代“异族统治者无比愤概和毫不妥协的斗争精神。”4]。美国学者认为,画跋中龚开提及的“马嵬”和“八姨豪买他人宅”等语,是借唐明皇宠爱杨玉环,杨家专权误国使国家出现“安史之乱”的历史典故,来影指南宋末年内戚嬗权而误国的事件;并借《钟馗出游》,表现了对南宋灭亡的反思[5]。在画跋中,对于如何画鬼和钟馗,与同时代的其他画家相比,作者表达了不同的看法。龚开以书法中的狂草[6]比拟绘画中的画墨鬼,认为必须从人物科入手才能画好墨鬼,而不应将其归为“戏笔”[7]。对于同时代画墨鬼名家姒颐真、赵千里所作墨鬼,他均不认同。并质疑同时代其他画家将钟馗表现为野溷中的豪猪,而作了此图。

宋元龚开中山出游图创作背景

编辑
梦溪笔谈·补笔谈》中,沈括记录了在宫中看到据称为是吴道子画的锺馗图,并对锺馗传说有了详细的描写:
禁中旧有吴道子画锺馗,其卷首有唐人题记曰:明皇开元讲武骊山,岁暮,翠华还宫,上不怿,因痁作,将逾月。巫医殚伎不能致良。忽一夕,梦二鬼,一大一小。其小者衣绛犊鼻,屦一足,跣一足,悬一屦,搢一大筠纸扇,窃太真紫香囊及上玉笛,绕殿而奔。其大者戴帽,衣蓝裳,袒一臂,鞹双足,乃捉其小者,刳其目,然后擘而啖之。上问大者曰:“尔何人也?”奏云:“臣锺馗氏,即武举不捷之土也。誓与陛下除天下之妖孽。”梦觉,痁若顿瘳,而体益壮。乃诏画工吴道子,告之以梦,曰:“试为朕如梦图之。”道子奉旨,恍若有睹,立笔图讫以进。上瞠视久之,抚几曰:“是卿与朕同梦耳,何肖若此哉!”道子进曰:“陛下忧劳宵旰,以衡石妨膳,而痁得犯之。果有蠲邪之物,以卫圣德。”因舞蹈,上千万岁寿。上大悦,劳之百金,批曰:“灵祇应梦,厥疾全瘳,烈士除妖,实须称奖。因图异状,颁显有司。岁暮驱除,可宜遍识。以祛邪魅,兼静妖氛。仍告天下,悉仿知委。”熙宁五年,上令画工摹搨镌板,印赐两府辅臣各一本。是岁除夜,遣入内供奉官梁楷就东西府给赐锺馗之象。观此题相记,似始于开元时。[8]
在唐代初年的民俗信仰中,锺馗为一个普通的驱鬼神祇;后世传说首先将其身份人格化,使之成为一名普通的举子,然后通过含冤屈死厚葬而重新神格化,成为捉鬼神。锺馗所籍助的是名人所赋予的神力。现身于梨园始祖、风流天子唐明皇梦中,并由画圣吴道子图写其神威而诏行天下,使锺馗成为万众瞩目的捉鬼大神,并推动了锺馗传说的产生和传播。

宋元龚开中山出游图作品赏析

编辑
此图以手卷的形式,描绘了锺馗及小妹(或为其妇),在小鬼的陪同下出游的情景。卷中的人物除了锺馗,小妹、侍女、鬼卒共计二十二人,另有以墨线表现的小鬼(或为疫鬼)七位。画卷自右向左展开,从图中人物的眼神来看,可以分为两个中心:前一个中心以锺馗和小妹为主,后一个中心以十名鬼卒为主。锺馗身着长袍、头戴软脚幞头,双手交叉于袖中,坐在两鬼肩舆中。圆眼大睁、满脸络腮胡须,正回顾小妹。小妹眼望锺馗,身材瘦长,其女仆的面颊均以墨当胭脂涂染,奇趣横生。与锺馗肩舆的两位鬼卒相比,肩舆小妹的女鬼则显得轻松得多,前一名女鬼甚至只有一只手扶着轿杆。
在人物造型上,除小妹和一侍女头如人形外,其他人物头部形象均为鬼。这位人形女仆手抱一只深色小猫,转头回望后面的鬼卒。从性别上看,有六位女鬼(含小妹),身着褙子,脚穿鞋。其余男性鬼卒上身裸露,下身仅着犊鼻褌,或穿虎皮或豹皮短裤或围裙,除锺馗外均为赤脚。
画作局部 画作局部
鬼卒中有六名头戴帽,其中四名为白色[9],两名为深色(或为赤帻)。鬼卒中有一名比较特别,其身为白色,趴在另一鬼卒肩上,尾部似狐狸尾,疑为九尾狐。七位小鬼中有两位以双足被缚系于鬼卒担上,一位小鬼以双足双手均绑于鬼卒肩扛的木棍上,一名小鬼被鬼卒执一足倒悬,或以双手被缚悬于鬼卒肩负的木棍上。除锺馗身前一名鬼卒则以没骨法渲染,身体矮胖。有些鬼卒甚至枯瘦见骨,这与中国自唐代以来表现鬼的手法相似。锺馗身着襕衫,而小妹、ㄚ环等人也衣着朴素。小鬼有两种表现形态,大多数鬼以墨线勾勒。在人物开脸方面,锺馗圆眼大睁、猪鼻、浓髯,小妹细眉圆眼,双颊以墨当胭脂涂满至颈部,小鬼头上长角、圆眼、猪鼻、大嘴向外突。[2]画面中所有人物的眼睛均为圆形,眼珠仅为一小黑点。
ltt ltt
[1]在一些研究文章中,对此画作中鬼的装束解读为元代兵士服饰,进而认为龚开的创作主旨是讽喻元代统治者,但其此图中鬼的装束实为传统鬼的造型,即上身赤裸,下身着短裙或犊鼻裈。
[2]此两字在原图片上已无法辨识,括号中的文字为《元初宋遗民书法》作者识读。
[3]本题跋图片采集自弗利尔美术馆网站。
{4]参见王振德、李天庥着《历代钟馗画研究》, 天津天津人民出版社,1985年第1版,第18页。
[5]由于本画作无作画时间的证据,如果此画作于宋亡以前,此推测有其合理性;如画作在宋亡以后,其用典可能就有其他含义。参见上引书,第421-425页。
[6]画跋中“草圣”,按黄敦先生的观点为草书中的狂草
[7]自南宋以后,许多画家在表现钟馗图上,常以“戏笔”题跋。
[8][宋]沈括撰《梦溪笔谈·补笔谈》,胡道静校注,上海书店出版社,2002年3月版,第268-269页。[2] 
[9]有学者认为这是元军的帽子。
词条图册 更多图册
参考资料
词条标签:
艺术作品 美术 画家 文物考古